人民币走向取决经济成长

如果中国制度性变革和体制性改革的方向不 变且进展顺利,政府政策稳定,那麽,未来十年 人民币币值的走向将主要决定於中国经济成长的 特徵与性质。

大陆经济学家刘迎秋最新撰文指出,这十年 很可能被分解为两个不同的时期:一是目前所处 的大调整时期;二是初步完成调整後国民经济持 续次高增长时期。由於两个时期的本质特徵不同 、主体内容不同、所要完成的任务也不同,因此 ,它对中国人民币未来币值及其走向的影响也不 会相同。

前三至五年大调整

未来十年间的前三至五年为“大调整”时期 ,将会给国民经济运行带来三种後果:

第—、以产业结构和企业技术结构为基础的 市场供给结构的大调整,将不可避免地要在短期 内剥离出大量不符合市场需要的产品,从而会造 成此类产品明显供大於求的局面,并由此产生商 品物价指数持续下降的紧缩效应;

第二、以所有制结构和产权结构为核心的制 度结构的大调整,将进一步推动中国经济运行微 观基础的改造,强化以收益(效益)最大化为基 本行为准则的微观主体的行为理性,从而会进一 步抑制低效率、特别是无效率供给的增长,造成 约束性更强的买方市场;

第三、宏观调控政策目标的调整和宏观调控 机制架构的调整,有可能使政府的调控与管理性 更加符合国民经济运行的实际,从而会产生一个 有助於保持国民经济持续稳定较快成长的政策选 择与运用格局。

刘迎秋说,上述三种後果均会对人民币币值 及其走向带来一定影响。从总体上看,大调整时 期的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会呈现一种稳中有升 的态势,需求的增长仍会受到供给结构的限制。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够继续正确有效地运用出 口退税政策来保证出口需求,那么,人民币币值 可能不是下降,而是大体稳定在目前水平,甚至 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坚挺和升值倾向。

後五至七年持续增长

他认为,加入WTO对人民币的影响是复杂 的。在开始阶段,它未心一定导致人民币贬值。 不过,随着调整的到位,中国各类经济主体的进 口倾向将有所下降、出口倾向会有所上升。因此 ,在大调整的後期,人民币则有可能出现一定程 度的贬值。

未来十年间的後五至七年,中国进入典型的 “持续性次高增长”的时期或阶段,此後国民经 济运行将不断展现其发展的阶段性特徵:一是经 济增长率将围绕7.5%上下加减 一到一点五个百分点的范围内波动 ;二是与上述增长率相匹配,通货 膨胀率将恢复到3%及以上、6%以 下;三是受经济发展长期均衡要求 的制约,广义失业率(即包括未登记失业者)大 体维持在5%左右。

刘迎秋分析说,上述三大特徵以及这几大增 长指标间的均衡,对外汇储备和国际收支、特别 是人民币汇率,必然会提出更高的要求。因此, 在大调整後,原来那些导致人民币升值的因素将 逐渐被一些引致人民币贬值的因素所替代。

如果以美国和欧盟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和地区 力图减少外贸逆差和增出口的倾向有所收敛,如 果中国加入WTO後进入国内的外国资本进入成 熟期,那麽,过去曾广泛起作用的通货紧缩因素 ,将被通货膨胀因素所代替,原来那种进口倾向 大於出口倾向的格局将被出口倾向大於进口倾向 的格局所代替。

刘迎秋说,一旦外贸出现明显逆差,外汇储 备的边际增长率下降,同时外汇储备的绝对量也 出现下降;一旦国际收支出现缺口并呈逐渐扩大 倾向,人民币一定程度的比价下跌也将不可避免 。中国国民经济进入典型的持续性次高增长阶段 後,随著技术改造的逐步深入和比较劳动生产率 的逐步上升并处於国际领先水平,人民币在未来 十年的後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升值倾向也是可能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