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房地产企业逃税严重

由於利益的驱动,偷税逃税在世界各国都不同 程度地存在。

近年来外资房地产企业资金雄厚,管理机制 灵活,已成为中国房地产业的支柱。但是,由於内 地的管理跟不上及种种原因,使外资房地产业逃税 尤为严重,既使国家减少巨大的税款收入,又破坏 了房地产业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售楼款长期挂往来账,隐匿销售额,从而减少 缴纳营业税。按规定,企业收到售楼款应作为售楼 销售收入列账。但是,如果作为销售收入,就必须 按规定缴纳5%营业税。为了隐匿营业税,有的外 资房地产企业收到售楼款後,往往在“其他应付款 ”科目中列账。有的外资企业与某些客商签订假合 同,将售楼款作为代收往来款挂在某客商往来账名 下,从而不须将该售楼款列入销售收入,达到隐匿 缴纳营业税的目的。

假账真做乱中取胜

账目调整无度,真假难辨。会计核算也同其他 工作一样错漏难免。当发现错误後子以调整、更正 是会计核算的正常事项,但有的外资企业有意调整 开发成本,大额计提“预提实用”,年底将其调增 ,次年又将其调减,有的是同一笔账一增一减调整 多次。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令税务稽查人员辨不 清,使其“乱中取胜”,以达到虚增成本、减少盈 利,从而减少缴纳利得税。其次是将挂账在某客商 名下往来账中的售楼款,张冠李戴多次调整,使该 售楼款收入错乱,难以追根寻源,从而不须列入销 售收入以达到不缴纳营业税的目的。

签订假合同虚增开发成本,减少利得税。有的 外商利用其在香港的公司与其在国内的房地产公司 签订“委托物业管理”、“广告策划制作”、“代 理销售物业”等合同,由其香港公司代其在国内的 房地产公司付给香港某公司“物业管理费”、“广 告策划制作费”、“代理售楼手续费”等,分期分 批付出以千万港元计,而其在内地的房地产公司则 分期或一次性计入“开发成本”。其实,收款的香 港物业管理公司、广告公司、物业代理销售公司等 , 都是港商一套人马多块招牌的公司,合同由内部 制作,各项费用的款项根本没有付出去,只是假账 真作,一家企业,光是这些“代付费用”,一年可 虚增开发成本以千万元计。

勾结官僚占大便宜

转移管理费用,减少盈利,偷逃利得税。由於 房地产业家大业大,一般企业年营额上亿元甚至几 亿元,故管理费用的比例较大,一年的管理费用开 支上千万至几千万元是正常的。因此,有的外商将 其在内地办其他行业,如制衣厂、制鞋厂、电子厂 等的管理费用转移到其内地房地产业企业的管理费 用中核算。其次是有的外商每年都由其香港公司列 出代其内地房地产公司付出管理费用清单,给其内 地房地产公司列增管理费用。实际上,其香港公司 并没有代付出这些费用。因此,有的外资公司通过 转以管理费用,一年更虚增费用、减少盈利以千万 元计,则一年可减少巨额利得税。

少报经济合同,偷逃印花税。按中国的税法, 各种经济合同的立合同人,必须照章缴纳印花税。 但是,目前中国的房地产业,特别是外资房地产业 ,不按章缴纳印花税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一家 房地产企业的经济合同包罗万有,合同金额数以十 亿元计,但企业绝对不会将所有经济合同照章计纳 印花税,特别是大型房地产企业偷逃的印花税十分 可观。

商官勾结是外资企业偷税逃税的关键原因。由 於外资企业的资金是私人所有,“业务招待费”开 支自由度大,许多外商甘愿“吃小亏、占大便宜” ,每年花费十万八万甚至几十万元,邀请当地关键 部门的关键人员周游世界,吃喝玩乐,甚至给予“ 好处费”已是平常事。一年花费十万几十万元, 可偷税逃税以千万元,商、官双双得益,何乐而不 为?因此有的企业被稽而不查;有的企业被查出 应缴未缴税款时,可以“讨价还价”,大事化小等 等。

部分税务人员业务素质低,影响稽查质量,也 是外资企业偷逃税严重的原因之一。现在,内地税 务人员年纪较大、有经验者已有一官半职,有的不 愿出头露面到企业做具体稽查工作;年轻税务稽查 人员心理素质不高,业务素质参差,有的人到企业 後不肯做深入细致的稽查工作,造成在稽查过程中 常常出现“重点不准、定性不实、依据不足”,稽 查不出实质性的重大问题。例如,某港商由其香港 公司代其在内地的房地产公司付给香港某公司“物 业管理费”、“广告策划制作费”,按中国现行会

计制度,该两项 费用应作为“销 售费用”列账, 但该公司将其列 入“开发成本” ,二是按合同规 定,该两项费用是两年内分期付款,但该公司是一 次性列账;三是某港商香港公司在香港代付出上千 万元款项,但没有提供香港银行的付款凭证,只是 提供收款公司的收款收据。如果当地税务稽查人员 认真进行稽查分析,不难识别以上问题,但因稽查 人员缺乏经验及素质不高,稽查了以上情况後未提 出任何异议。

税务员素质低稽查不力

税收征管法规条款模糊,给偷税逃税者以可乘 之机。《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20条 对可延期缴纳税款的条文规定为“特殊困难”。至 於何谓“特殊困难”则无具体规定,造成理解和执 行随意性甚大。因此,有的企业为了达到延期纳税 、减税,千方百计将自己打扮成“特殊困难”企业 ,想尽方法进行“人情投资”,疏通各种关系,而 各地税务局可因人而异延期征收“特殊困难”企业 的税款。

税务稽查力量不足,执法力量薄弱,使偷税逃 税者有恃无恐。目前,中国各省、地(市)都有税 务稽查部门及专业队伍,但是征税人员多,管税( 稽查)人员少,加之中国各类型企业众多、税种多 、情况复杂,税务稽查力量远远未能适应经济发展 的需要。此外,税务稽查人员在稽查工作过程中缺 乏独立性,在对某些企业稽查时,往往受到某些领 导人的左右,而不敢履行自己应有的权力进行深入 细致的税务稽查,使现行的税务稽查工作仍然停留 在“防偷堵漏,补充收入”的传统层次上,税务稽 查“重中之重”的地位未能充分体现,因而偷税逃 税也未能得以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