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蓄实名制冲击内地家庭“财政制度”

内地4月1日实行存款实名制後,储 蓄在人们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种微妙 的感觉,从婚姻家庭的角度来看,用谁 的名字存款不再是无所谓的选择,家庭 “财政制度”面临冲击和改革。

在某公司任职的陈先生比妻子大六 岁,收入比妻子高三倍,按婚姻学研究 人士眼光来看这样的家庭最牢固。陈先 生不仅能做家务,而且把工资全部上交 妻子。但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近半年 来,陈先生对妻子狂置衣物的做法有些 看法。想劝妻子少买些衣物,怕她说小 气,想收回财权,又怕引发家庭“地震 ”,想各存各的钱,妻子一脸的疑虑, 让他受不了。在困惑了好些日子之後, 当4月1日存款实名制推行後,陈先生终 於设计了一个烛光晚宴,在不失浪漫的 氛围中,借着实名制的话题,他和妻子 聊了起来。他首先申明自己热爱这个家 ,自己每月还是把收入交给妻子管理, 只是希望能以自己的名字每月固定存一 笔钱,作为家庭的储备金,平日不能动用;其次,希望 为孩子教育准备一笔费用以备不时之需;扣除这两项, 每月工资由她支配,包括她喜欢的购物。陈先生的用心 没有白费,妻子没有异议·後来妻子告诉他,正是他的 深思远虑,让她看到丈夫对家庭的责任感。

银行户头有独立名字

和上述处於安逸生活中的妻子不同的是,陈女士在 婚姻与钱财问题上备尝忧患。几年前,陈女士应丈夫要 求向自己的亲友借了二十万元给他做生意,丈夫带了 这钱就消失了。五年後,陈女士找到丈夫才发现丈夫 用这笔钱在福州买房子“包二奶”。陈女士告到法院後 ,她的文夫被判重婚罪,但房产归“二奶”,陈女士和 丈夫各承担债务的一半。亲戚朋友都劝陈女士抗诉,她 感到疲累,就放弃了。陈女士的遭遇带有一定的普遍性 。在妇联投诉的不少离婚案中就有因自己对家庭财政状 况了解不清而导致在离婚时无法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例 子。这些人在感情受挫时往往连同物质利益也一同失落。

在记者调查的家庭中,大多数的人认为钱分开存有 伤感情,几十年下来习惯将钱交由一方掌管,没觉得 什麽不好。实名制的感觉是钱放一块能感受家庭有一种 凝聚力。

不过。在年轻人中渐渐流行的AA制家庭理财,折 射出中国家庭在收入日渐丰厚的时候,家庭财政制度悄 悄发生变化的现实,从前收入低,孩子多,双职工要把 薪水放到一起互相补充统筹安排,生活能不捉襟见肘就 算是好的了,随著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凭借双职工收 入安排家庭日常开支绰绰有馀,存款要为实现生活质量 的进一步提高而准备,更有大量的青年人,较高收入使 他们生活的价值取向迥异於父辈,生活上的满足使他们 有闲情追逐他们孩提时代当做幻想、愤憬的生活方式。 他们深知银行对存单开具户名的一方利益保障较大,所 以个性独立的他们欣赏并认可那种在银行的户头上有自 己独立名字的感觉。

维护夫妻合法权益

福建世通律师事务所庄淑卿律师认为,许多女性根 本不知道自己所置身的家庭的财务状况,权益更无从谈 起。所以她认为储蓄实名制的推行,既有助於维护家 庭的和睦,也保障了夫妻双方处於弱小一方的权益——不 仅使存款使用假名藏匿行为失去现实的支持,而且也使 向来不习惯於在亲情和钱财问题上弄个一清二白的人们 ,能够正视自己的合法权益。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陈准认 为,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一方面个人财富的累积程度不 断提高,另一方面,社会成员之间的财产关系也日益复 杂化,仅仅靠道德或血缘关系等来规范私人财产关系已 经远远不够。在法律意义上,储蓄实名制下储户所申明 的并非是以谁的名义把钱存在银行,而是这些钱的所有 者是谁。保护个人合法资产不受侵犯是市场经济条件下 法律体系的一个重要原则。但只有在私人财富真正量化 到个人时,保护个人资产不受侵犯的法律制度才能真正 建立起来。